温州中院 鹿城法院 龙湾法院 瓯海法院 洞头法院 乐清法院 瑞安法院 永嘉法院 文成法院 平阳法院 泰顺法院 苍南法院
温州中院 鹿城法院 龙湾法院 瓯海法院 洞头法院 乐清法院 瑞安法院 永嘉法院 文成法院 平阳法院 泰顺法院 苍南法院

申请执行人陈琳、王光辉与被执行人郑万力、杨微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2日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公告

(2018)浙03执复27号

林希柱:

  执行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陈琳、王光辉与被执行人郑万力、杨微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过程中,复议申请人郑万力不服文成县人民法院(下称执行法院)(2017)浙0328执异27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现依法向你公告送达下列法律文书:

    一、执行裁定书

    执行法院查明,执行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陈琳、王光辉与被执行人郑万力、杨微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过程中,委托温州方盛房地产估价事务所有限公司对坐落于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东方大厦3002-03室房产作出评估,房产评估总价为356.68万元,但评估书中没有涉及对房屋存在租赁情况进行陈述和考虑。执行法院在2013年1月15日委托拍卖该房产时,告知温州市恒大拍卖有限公司,该房产存在租赁关系,系带租拍卖,且买受人竞买到该房产以后需要收取的租金,应从该房产拍卖款中支付,并以此予以公示告知。2013年4月26日,买受人林希柱以231万元成交。2013年7月8日,执行法院将拍卖所得款项进行了分配,该分配方案于2013年7月16日送达相关当事人。分配方案送达后,郑万力对该分配方案中提留租金等问题均未提出异议。而另案被执行人黄小瑜(系拍卖房产共有人)认为租赁合同不存在,对提留租金提出执行异议。

    另案被执行人黄小瑜向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两份租赁合同无效,被执行人郑万力在答辩中称:一、郑万力与郑晓青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将租金抵扣郑万力拖欠郑晓青的佣金,且为上述佣金提供担保。二、黄小瑜对郑万力与郑晓青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是知情和同意的。三、郑万力与郑晓青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对整个房屋产生效力。四、涉案房屋已于2013年5月22日通过拍卖给林希柱。五、租赁合同签订后,郑晓青一直占有、使用租赁房屋至今。六、2011年7月14日,郑万力与项政签订《温州市房屋租赁合同》,郑万力将涉案房屋中81平方米出租给项政作为借款140万元的担保,合同约定租期15年,从2011年7月14日到2022年7月13日,15年租金总额为1223010元需一次性支付,押金18万元于2011年7月14日前付清。为此,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确认郑万力与项政于2011年7月14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郑万力与郑晓青项政于2009年2月24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均不成立。

    被执行人郑万力不服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上述两份判决,上诉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郑万力上诉称:一、郑万力与郑晓青于2009年2月24日签订合同时确实存在房屋租赁的意思表示。首先,双方以租赁作为佣金支付担保。其次,当佣金到期不能清偿时,郑晓青可以处分该租赁权,或供自己使用,或转租给他人。二、双方同意将佣金折抵租金,因此无需再另行支付租金。三、郑晓青已经取得涉案房屋的租赁权,并且一直占有使用。至于郑晓青占有、使用到何种程度,则属于其权利范围,他们不得干涉。四、本案的租赁合同是以房屋的租赁权充当佣金支付担保的合同,其特征不同于一般的租赁合同。七、郑万力与项政于2011年7月14日确实存在签订租赁合同的意思表示。该合同的签订存在双重意思表示,首先是以租赁期作为借款的担保,其次是以借款到期不能清偿时,项政可以处分该租赁权。八、双方同意将借款折抵租金,而该借款早已支付,故合同签订后项政无需另行支付租金。九、项政已经取得涉案房屋的租赁权,并一直占有使用。十、本案合同是房屋租赁权充当借款担保的合同,其特征不同于一般的租赁合同。请求撤销原判,驳回黄小瑜的诉讼请求。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于2015年5月19日、2015年10月22日将该两案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6年9月14日,被执行人郑万力以“房屋带租拍卖成交价过低,有损当事人合法权益,请求重新拍卖”为由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执行法院于2016年10月8日作出裁定,驳回郑万力的执行异议。郑万力未在规定的期限内提出复议申请。

    2017年7月14日,执行法院将2013年7月8日作出的分配方案进行了审查修正,修正方案中考虑到“涉案房产中的租赁合同被确认无效是由被执行人郑万力引起,被执行人黄小瑜对房屋租赁不知情,买受人林希柱竞买该涉案房产被他人占用期间的经济损失,不应由黄小瑜而应由郑万力承担,即从郑万力的共有房产份额中予以支付,补偿标准以郑万力将涉案房屋出租给他人的租金标准来计算,补偿期限从该房产被本院拍卖确权给买受人林希柱之日起到买受人林希柱竞买后因贷款逾期未还于2017年6月13日被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拍卖腾空日止”。

    执行法院认为,买受人林希柱于2013年5月15日通过司法拍卖取得的房产,一直由郑万力出租给第三人使用并收取租金,故买受人林希柱通过司法拍卖取得的房屋预期收益,应由郑万力给予补偿,而另一房屋共有人即被执行人黄小瑜依据司法判决确认对房屋租赁的行为不知情,且未收取任何租金,故黄小瑜对此无过错且无收益,不承担补偿责任。补偿给林希柱的损失金额,执行分配方案参照了郑万力出租给他人的租金标准以及买受人取得房屋所有权的期限来计算,合情合理。分配方案中将共有房产拍卖款提取一半给黄小瑜作为黄小瑜系列执行案件进行分配,而属于郑万力份额的另一半先提取补偿给房屋买受人林希柱,余款再用作郑万力涉执行系列案件的分配,并无不当,郑万力提出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故裁定驳回郑万力的异议请求。

    郑万力向本院申请复议称,1、复议申请人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时,先后邮寄了三份执行异议申请书。落款时间为2017年8月1日与11月22日的申请书中涉及请求执行法院提供延期利息的计算标准与依据,并要求未缴纳的税款26823元由复议申请人与案外人黄小瑜共同承担,但执行法院未对此进行审查,应继续审查并作出答复。2、三份拍卖公告中均未载明买受人竞买到涉案房产后需要收取的租金就从拍卖款中支付。执行法院认为涉案房产一直由复议申请人出租给第三人使用并收取租金与事实不符,法院既然已经判决确认两份租赁合同无效,就不存在租金的问题。即便拍卖时存在租赁关系而给买受人提留租金339712元,但制作分配方案时,提取租金的前提已不存在,提取租金缺乏事实依据。故请求撤销执行法院(2017)浙0328执异27号执行裁定,支持复议申请人的异议请求。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执行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第一,关于提留租金问题。执行法院在2013年1月15日委托拍卖上述房产时,告知温州市恒大拍卖有限公司,该房产存在租赁关系,系带租拍卖,且买受人竞买到该房产以后需要收取的租金,应从该房产拍卖款中支付。温州市恒大拍卖有限公司分别于2013年1月16日、3月4日、4月10日在《温州商报》刊登《拍卖公告》,并在《拍卖物权属、费用负担及有关手续办理情况告知书》(下称《告知书》)中告知了竞买人有关带租拍卖及租金收取事宜,该《拍卖公告》和《告知书》对竞买人具有法律效力。虽然涉案房产的租赁合同随后被确认无效,但竞买人基于《拍卖公告》和《告知书》有权获得相应补偿。郑万力的违法出租行为是租赁合同无效的直接原因,且郑万力从违法出租中获得收益,因此,执行法院依据郑万力将涉案房屋出租给他人的租金标准,从该房产被执行法院拍卖确权给买受人林希柱之日起至买受人竞买后因贷款逾期未还于2017年6月13日被鹿城区人民法院拍卖腾空之日止计算应给予林希柱的补偿数额,并从郑万力在共有房产的份额中支付,符合公平原则。第二,关于未缴税收问题。未缴税收26283元是房屋出租产生的税费,基于上述同样的理由,该税费从郑万力在共有房产的份额中支付,亦符合公平原则。第三,关于迟延履行利息的计算标准和依据问题。执行法院在《分配方案异议告知书》中明确告知,“对计收的迟延履行利息,只是从你违约之日起计算到2013年5月16日拍卖成交之日止,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答复进行计算。对此后的异议申诉期间的利息分配方案中均未计算。”告知明确,计算有据,程序合法。综上,执行法院(2017)浙0328执异27号执行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果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二百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郑万力的复议申请,维持浙江省文成县人民法院(2017)浙0328执异27号执行裁定。

   联系人:张苗苗 联系电话:88018395

   特此公告 

编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温州网制作与技术支持